首页 >> 签约指南

p原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入监后在阳江监狱服

2020-03-28 来源:花地玛堂租房网

原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入监后在阳江监狱服刑,与另外1 名服刑人员一起住15平方米的房间。图片由阳江监狱提供

阳江监狱位于阳江市阳东县那龙镇,集中关押了100多名职务犯,其中多数年龄在40岁以上,50岁年龄段的人占主体,年龄最大者为68岁,入狱前官衔最高为正厅级。这些曾身居高位、呼风唤雨的人,在高墙内如何被改造?监狱如何有效进行管理?南方日报记者27日走进阳江监狱,还原这些服刑官员的铁窗生活。

南方日报记者 骆骁骅 通讯员 阚淼

吃住与普通罪犯实行统一标准

自去年12月起,阳江监狱与番禺监狱、梅州监狱、清远监狱、河源监狱、省女子监狱一起成为广东省内集中关押职务罪犯的监狱。由于职务犯资源多,人脉广,监狱经常会遇到 打招呼 、 找关系 的执法风险。为此,今年起6所监狱开始对职务犯,包括县处级以上干部和县处级以下的部门一把手,实行集中关押。

据阳江监狱监狱长林映坤介绍,从今年春节前,该监狱的职务犯集中关押在六监区。由于此前也没有可以借鉴的成熟经验,因此试点一直在探索实践中,对集中关押的职务犯采取惩罚与权益保护相平衡的原则,以惩罚为前提,管理上从严,教育上则注重人文关怀。

林映坤透露,职务犯在吃住上与普通罪犯实行统一标准。记者在监舍现场看到,与普通罪犯一样,职务犯也住12人至14人一间的单间,面积约15平方米。时值夏季,各人床上有竹席、枕头、毛毯,床下有储存个人衣物、书籍、生活用品的塑料箱。全监狱所有罪犯都是按统一的每周食谱安排饮食,记者浏览食谱发现,早餐一般固定是馒头、粥、榨菜,中晚餐则一荤一素,素菜多为炒通心菜、白菜、青瓜等,荤菜一般是黄豆焖猪肉、尖椒炒鸡等家常菜。

在干警配备上,阳江监狱对集中关押的职务犯实行专人管理、专人教育。该监狱的职务犯此前多为粤西干部,因此所有管理干警都是非粤西籍。此外,为了防止警囚关系复杂化,与囚犯谈话严格限定于本监区干警,其他监区警察谈话需要审批。

取消 亲情会见室 后 打招呼 少许多

怎样杜绝 老部下照顾老上级 的现象?林映坤透露,在实际的住宿安排上,原来属于上下级关系的职务犯会尽量安排远离,以避免过于密切的接触。为了避免职务犯入监后仍然来往应酬,阳江监狱于去年11月一律取消了面对面的 亲情会见室 ,家属朋友会见都是通过电话进行。

在那之后我们接到要求安排会见的 打招呼 电话很快少了许多。 林映坤说,为让罪犯家属放心,每个监区每个季度举办一次开放日活动,罪犯可主动向监狱申请邀请家属来监狱参观,实地体验他们的服刑生活。

服刑人员、原茂名市人大副主任朱育英说:社会上有部分人想象职务犯在监狱里过着像天堂里一样的生活,而家人却想象我们在这里像在地狱一样,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一员。妹妹来看我,第一句就问在监狱里有没有被打,因为在电视里看到的监狱都很暴力。在开放日来参观后,妹妹看到柜子里还有鸡腿等零食,彻底改变了看法。虽然没有家里条件好,但感觉还可以,她终于放心了。

另外,在 减刑、假释 的审查上,林映坤透露,在中央政法委5号文下发后,监狱对职务犯提请减刑假释的合法性审查上尤为严格,因此不少职务犯与之前的标准相比,刑期有所增加,部分刑期长的职务犯在初期表现出抵触情绪。对于这些服刑人员,监区警察反复找他们谈话,一遍一遍地做他们的思想工作,还集中组织传达学习文件精神。他们的负面情绪逐渐消退。

狱中他们爱思考人生国学讲座受欢迎

六监区的副监区长温警官说,职务犯一入监服刑,都有强烈的心理落差,刑期长的心理压力尤其大。监狱会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制定改造计划,对有的人会特别关注其心理,对有的人会关注其身体状况。

职务犯由于遭受了人生挫折,所以在入狱后对于思考人生比较有兴趣。 林映坤透露,经过摸底调查发现,由于职务犯一般经历了多种领导岗位,人生阅历比较丰富,因此在经历了人生波折后,比较热衷从哲学角度思考人生。针对这一特点,监狱有针对性地引入了国学教育、哲学等社科类讲座,很受他们欢迎。

职务犯多数年岁较大,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疾病,以高血压、糖尿病较多,所以他们比较在乎自身的身体健康。林映坤透露,在劳动工种上,监狱考虑到他们特殊的身体状况,一般安排做手工制作,同时在医疗上会以医学讲座、教授太极拳等形式进行养生知识辅导。

截至目前,我们还没有接到一例职务犯的投诉。 林映坤坦言,虽然很多职务犯在进来以后会有心理落差,尤其是那些入监初期或者是刑期较长的职务犯,但在经过谈话以后,心态都会慢慢调整,姿态会放得很下,相对较易管理。

但他也表示,有不少职务犯潜意识里还会存在面子和攀比意识,每当谈到自身经历时,他们都有自己的兴奋点,也比较关心有多少人还关心他。

对话

落马贪官罗荫国

入狱后唯一请求:与老部下分开住

原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入监后,在阳江监狱六监区二楼监舍201房,他与另外1 名服刑人员共享15平方米的房间。靠近铁门的下铺床位, 罗荫国 三个字工整地印在床卡上,被褥折叠得如豆腐块,三双鞋整齐地摆放在床下。

入狱后,罗荫国主动提出的唯一请求是与自己老部下分开住,他解释说: 进来以后希望安静。

他现在每天要做的劳动是 插铜刀(制作彩灯的一道工序) ,如今已手法娴熟。罗荫国的定额是每月110个工时,上个月他完成125个工时。入监以来,他总共获得了5次嘉奖。

南方日报:在这里一天怎么度过?工作内容是什么?

罗荫国:早上6点起床,7点多上工,11点40分收工吃午饭,中午午休,下午1点半左右起床、开工,5点40分收工,然后晚餐,天气好的话,7点到8点半会在广场上看电视,10点以后就熄灯。我在工厂打过线、插铜刀、拉单边和擦灯。

南方日报:跟其他犯人相比,感觉自己的待遇有不一样吗?

罗荫国:可以说,从进监狱的第一天算起,就没有过哪一天有特权。在吃住上完全跟其他犯人一视同仁,我肠胃不好,还少一点饭。做工上完不成任务量照样拿不到嘉奖。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,就是对我们职务犯的要求更严格。我来这半年,从来就没有吐过一次痰。

南方日报:监狱内外生活上的反差接受得了吗?

罗荫国:在看守所的时候最挣扎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情绪慢慢消退了。

南方日报:当时为什么申请不去职务犯关押比较集中的8分区?

罗荫国:之前已经在7分区住了一个月,对这里的生活、劳动已经慢慢适应,不太想离开。更重要的是,我进来以后最大的希望就是安静。8分区有很多是茂名过来的老部下,多年形成的感情不太可能一下子泯灭。我怕他们这个照顾、那个照顾,很尴尬。所以想一直待在7分区。

南方日报:在狱中最想念谁?

罗荫国:我最想念的是我老婆,自从出事那天, 年多了,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,现在每两三个月会通一次信件。

南方日报:孩子现在情绪怎么样,通信中会对他们说些什么?

罗荫国:小孩现在看情绪还行,最起码没有垂头丧气。我在信中嘱咐他们要好好做人、好好做事。

微甜孩子爱喝治咳嗽

小孩健脾的药

治疗腰腿疼痛的药物哪个好

快速缓解痛经的小妙招
南宁著名白癜风医院
天津牛皮癣医院